返回列表 发帖

辽宁双台河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传说中的南小河

  车子在芦苇中穿行一个多小时之后,前面突然出现一个大门,上边写着“双台河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字样。车被挡在门外,门岗看到刘德天后,车才被放进去。刘德天告诉记者,因为过去人们的保护意识不强,捡鸟蛋、打鸟,让本来就珍贵的黑嘴鸥越发稀少。开辟核心保护区,就是要更好地保护湿地不遭人为破坏,让更多的鸟儿在这里纵情飞翔,安家落户,让黑嘴鸥能从容的在这里生儿育女,不被人类过多打扰。

  车子进入核心保护区不久,可以看到左侧路边被铁丝网圈住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南小河了。刘德天告诉记者南小河的由来。

  1995年,国家投资410万元将辽河三角洲5700亩黑嘴鸥繁殖地修建成封闭式隔离区,并修筑4个人工繁殖岛屿。盘锦市政府也投入很大一笔钱,完善各种保护措施,包括架设电网,防范狐狸、黄鼠狼、老鹰等黑嘴鸥的天敌等。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辽河三角洲开发区内筑起拦海大坝,大坝阻隔了海水涨潮对湿地的浸润,湿地不湿了,渐渐变成“干地”了。虾农为养虾,引海水将不少黑嘴鸥幼鸟淹死,造成成鸟减少2000多只;石油工人偷捡黑嘴鸥蛋蒸蛋羹;周边农民滥挖黑嘴鸥的食物沙蚕等等。之所以起名“南小河”,目的就是想混淆方位,希望这个名字能够“瞒天过海”。

  同时,“南”与“难”谐音,也寓意保护之难。为保护南小河,刘德天几乎用尽所有方法,通过与政府沟通、舆论监督、环境教育、志愿者巡护等方式,逐步促进双台河口自然保护区设立了南小河自然保护站,组织专门人员和保护经费护佑着黑嘴鸥的家园,“南小河是保护区核心区的核心区。”刘德天说。

  采访团成员进入保护区时,都穿的是素色服装,因为事先被告知黑嘴鸥会对着鲜艳的颜色发起攻击。走下公路,穿过一段泥泞,试图在一堆堆的碱蓬草中近距离观察鸟儿们的栖息地。遗憾的是,此行采访团并没能一睹黑嘴鸥的芳容。被媒体称为“黑嘴鸥之父”的刘德天对此解释说:“这些年黑嘴鸥确实迁徙时间提前了,这与环境的变化有关。”

  人鸟不了情

  事实上,在盘锦采访期间,深深打动我们的不是优美的自然生态,而是这片土地上的人鸟不了情。爱鸟护鸟在盘锦蔚然成风,为鸟动情的故事比比皆是:人们自发的把捡来的受伤的鸟儿送到救护站、把养护多日的鸟儿放归大自然、为死去的鸟儿开追悼会、花钱买烧鸡去换鸟,让想吃野味的人放弃不良习惯……人们的这些环保行为在保护鸟类的同时,最重要的是传播了一种情感,让我们同处一个地球的生物之间充满爱意。

  “推动公众参与,保护湿地保护鸟类”是黑嘴鸥保护协会自1991年成立就定下的宗旨。该协会现有3万多会员,由个人会员、家庭会员、团体会员组成,年龄从几岁的小学生到80多岁的老人不等。会员中有的是整个学校集体加入,其中大洼县高中、辽河油田兴隆台第一小学被授予国际生态学校称号,还获得了地球奖。协会通过保护黑嘴鸥栖息地、开展环境教育、培育黑嘴鸥文化等三大主要途径,使会员对协会有一种归属感,心甘情愿地为保护鸟类付出,发自内心的希望大自然不要被破坏,保护自然就是保护自己的家园。与鸟结缘20多年的刘德天曾被人开玩笑说,他的两道浓浓的长寿眉也越来越像鸟的两只翅膀了。

  协会会员——80多岁的李清明说自己与鸟特别有缘分。有一次在公园的长椅上休息,有一只已经饿得飞不起来的鹦鹉落在他身边讨食。他说,虽然在他居住的小区有20多家养鸟,但是有一天,他家厨房外窗台上落了一只红嘴相思鸟,毫不客气地飞进了屋,还有意识地往里挪挪身体,似乎希望他把窗关上。他赶紧让老伴儿准备了一个鸟笼,放上吃食,鸟自然地就钻了进去。2007年、2009年、2010年,他家分别接待了3只相思鸟,都是鸟儿们自己主动飞进他家的。

  培养环保意识

  据了解,李清明现在将养过的鸟都放飞了,有一年他甚至想坐火车、飞机,将鸟送到南方去,因为火车、飞机不允许带动物才罢休。“保护动物的最高境界,不是把动物装在笼子里保护起来,而是要让它返回大自然,回到它真正的家。”刘德天说。

  在和他接触的几天里,刘德天一直强调要将动物当成我们的朋友,而不是我们的玩具,更不能让其成为我们的赚钱工具。对一些景区将动物圈养起来,训练它为游人表演,供游人拍照的行为,他从来都不赞成,而且很愤慨。

  在盘锦,记者也看到一些企业在发展的同时,为保护环境做出的努力。在鼎翔集团的生态旅游区,我们参观了其三个景区:太平河风光带、鸟乐园、苇海蟹滩。在太平河风光带里有一个“礼让桥”,一棵大树横倒在路上,鼎翔人没有把它锯掉挪走,而是绕着它修了一个曲形小桥。桥旁竖着一个牌子,写着14个醒目大字:“人给自然让条路,自然给人留生路。”

  鼎翔集团的生态旅游区还是“黑嘴鸥保护协会环境教育基地”,刘德天给环境教育基地的定位是“以景区为课堂,以景点为教材,寓教于‘玩’。每年黑嘴鸥保护协会都会在这里开展各种各样的教育活动。放飞黑嘴鸥让其回归大自然、中小学生在这个大自然的课堂里,接受环保知识,认识到鸟的家在天空、在森林,只有尊重自然,人与自然才能和谐发展。

  “提高全社会的环境意识,把人类关心的对象从狭小的自我、家人,扩展到大自然,是黑嘴鸥保护协会的一大任务。”刘德天说,协会之所以对环境教育如此重视,是他在1990年,应WWF香港分会之邀,前往参加一个湿地保护培训班。培训班在著名的米浦湿地保护区举办,让刘德天感触最深的是香港制度化、全民化的环境教育。“环境教育被所有学校列为必修课,到米浦接受环境教育要提前预约,不能按时去就得重新排队。相比之下,内地基本上还是空白。”在刘德天看来,环境教育就像是给小孩打疫苗针,如果把爱鸟、爱自然的理念注入人们的心灵,他们至少自己不会做环境的破坏者。

  在采访快要结束时,华侨城湿地自然学校的讲师胡卉哲和刘德天一起,在太平河为当地小学生上环境教育课。几十位小学生兴致勃勃,在两位老师的带领下,通过做游戏、“寻宝”、写环保诗等,认识了碱蓬草、沙蚕、小鱼小虾等动植物是黑嘴鸥繁殖地所不能缺少的。一位学生说,回家后要跟爸爸说,以后不能再捕捉沙蚕了,因为它是黑嘴鸥的食物。

返回列表
我的旅行家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