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游走台湾 追寻老歌的印记(组图)

       听说有机会去台湾,而且还有公务之外的自由时间,于是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流浪吉它手Cheer的《九份的咖啡店》和更多流浪吉它手传唱的《流浪到淡水》。幸而这两个地方离我公干的新竹不远,于是决定离阿里山日月潭而去,转而去“流浪”……

游走台湾 追寻老歌的印记(组图)

ABwoblLe.jpg
2009-5-8 16:50

                            九份的咖啡店

游走台湾 追寻老歌的印记(组图)

jVHfcRSS.jpg
2009-5-8 16:52

                              游走台湾

  九份的咖啡店

  九份,一个名字很奇怪,很让人有兴趣一访究竟的地方。最早这里偏居了仅仅9户人家,闭塞的山城让物资进出都很困难,所以一旦有人下山进城买东西都要买“9份”,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为了外人口中的“九份”。

  我到得太早,这时的九份还没有苏醒,所有商铺都大门紧锁,只有常明的红灯笼点亮着被雨棚遮挡起来的狭小街道。弯弯转转,来到一个面海的平台,晨雾还没有散去,远方几个半岛上的山头就像小岛一样竖立在大海中,闻不到海风也听不到海浪,只看得见点点的渔船拖着隐约的白线来来往往。

  我也没有刻意去寻找九份的咖啡店,随性地就在“九份茶坊”坐下了,同风情的日本女老板连说带划地聊天许久,才知道这是号称″九份第一茶坊″的地方,既是历史也是水准。外间是陈列了各式自制陶质茶具和各式工艺茶叶的门廊,中间一柄棕色的陶壶冒着屡屡轻烟;过了木雕屏风,天井中竟然还有石阶可款款而下,两尾锦鲤悠然游荡在石阶下的池塘中,依山而建的下屋和庭院即是茶道之地。

  到了这里,不能不提两个人和两部电影,一个是台湾著名导演侯孝贤和他的《悲情城市》,另外一个则是日本漫画家宫崎骏和他的倾力之作《千与千寻》。一部描绘了动荡的世界中山里小城的心酸历程,就此掀开了重重迷雾,最终让台湾社会正视了那一段历史;而另一部则是在一个由这座山城幻化出的世界中开启了关于懒惰和觉悟的人生对话,也让我知道了动画片还可以如此“寓教于乐”。


I8fNfvQ9.jpg
2009-5-8 16:57

                                 流浪到淡水

  流浪到淡水

  台北捷运淡水线北之终到就是淡水镇了。一曲清新而伤感的吉它歌曲“拨着风琴提着吉它双人牵作伙,为着生活流浪到淡水”让我对淡水心驰神往,这是流浪的终点,也是真我生活的起点,我要来看看她究竟是什么样。出了捷运站,十分方便地租上了脚踏车,去往半山的真理大学了。

  这所大学之前也叫做牛津学堂,只不过此牛津是创办人在加拿大的故乡,而非众人皆知的英伦牛津。

  新人们甜蜜的微笑和小小的幸福被陡峭山道旁的教堂鉴证,摄影师和助手们无一不是一副长发披肩、卷发高耸的艺术家形象,路边一溜的机车在树荫的掩映下散发着金属和皮革的气息,到了坡顶才第一眼看见真理大学的校匾,背着速写本进校园的白发先生、挽着男友胳臂幸福满脸的小姑娘、带着啦啦队操练的社团学长、列队在池塘边等着拍集体照的毕业生,这些离我早已远去的学校生活就这样扑面而来。

  站在学校门口,视线穿过榕树稀疏的枝叶,可以直直地看到对岸的观音山和淡水河河口——这一山一河口成为了前无线电时代最好的导航标志,因而成为了当年北台湾最重要的港口。在这里,一个流行的说法是“一个淡水镇,半部台湾史”,行走淡水如读台湾历史。

  顺着来路下山,山脚下就是一个可以鉴证上述历史的地方——红毛城。直到现在,历史上出现的各国的国旗还排列在入口,充满西式风格的高级洋房外墙上依然有几块雕有英国维多利亚时期“VR”符号的红砖。

  走在洋房的长廊,吹着徐徐的海风,听着百叶窗吱吱作响,看着阳光随着窗户在长廊上游荡,感觉非常舒畅;洋房旁还有一个露天咖啡座,径直坐下点要了一杯锡兰红茶,细品这如历史一般微涩还醇的意味;草坪中几尊黝黑的铜炮直直地扼守着前面的淡水河滩,只是今夕何夕,它们已经不再需要硝烟做伴了。

  最后终于来到渔人码头了,还没有到人行栈道,就看见了横跨港区的跨海大桥,像是一弯白色风帆,绝对有扬帆出航的感觉,她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情人桥”。

  在桥上看到许多手绘艺术家,只花十分钟便可替客人画张Q版漫画,甚是好玩;另外还有一个流浪吉它手,唱的自然就是《流浪到淡水》,我竟丝毫听不出那些感伤,倒是充满了淡水式的诙谐和幸福。

  在台北,你已经看不到这样的惬意和轻闲了,固然在西门町有很多自由创作者,但是他们已经是有功利心地在玩了,期望一朝相中发片万张;如若不然,“流浪”到淡水来岂不更自在?

  来源:深圳特区报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9-5-8 16:58:08编辑过]

TOP

返回列表
我的旅行家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