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嘴里嚼香粒 阿曼男人香喷喷

 

乳香树渗出的树脂形成乳香。

 

  “臭美”的男人们


  记者在阿曼工作期间,每天早晨,阿曼籍雇员赛义德和我们彬彬有礼地互致问候后,就勤勤恳恳地打扫起房间来。虽然他木讷寡言,动作迟缓,但我们不用耳朵、不用眼睛,光靠鼻子就能感受到他的存在。因为他就像一个活动的空气芳香剂,不管走到哪里,一股香气就飘然而至。那香气浓郁芬芳,闻了令人精神为之一爽。就这样,愉快的一天开始了。


  刚开始我挺纳闷,看上去老实巴交的雇员,不像那种喜欢“臭美”的人,干嘛老把自己浑身上下涂得香喷喷的呢?后来才发现,香料对阿曼人来说,就像一日三餐一样不可或缺。其实,赛义德用的香水还算少的。记者常常到首都马斯喀特滨海的小径散步,身边不时走过三五成群的男子,那香味浓烈得远隔10米都能闻到,走到近处,简直可以把人呛倒。


  一般的安曼家庭主妇在洗罢晾干一家大小的衣物时,都会把它们披在一个架子上,下面放个小香炉,炉里燃两小块木炭,然后把几粒白色的乳香投入炉中。不一会儿,一丝丝氤氲的香气冉冉升起,不但将衣物熏得香气袭人,而且家中顿时充盈着一种温馨浪漫的气氛。这种香气相当持久,熏过的衣物穿在身上,整个人便被包裹在缕缕芳香中,浑身说不出的舒坦。


  以香待客是阿曼人的特色。有一次到新闻工作者哈迪家做客,落座不久,主人便端上几瓶名贵的香水,请我喷洒。哈迪告诉我,阿曼人对香确实是痴迷有加,举个例子,阿曼男装与其他阿拉伯人的一个显著区别就是阿曼人长袍的领口处垂下一条长15厘米的缨穗,那是专门用来醮香水的。饭毕,哈迪又捧上香炉,他一边在我手上、身上熏着,一边深情地说:“让这美好的香气留存友谊,也留住我们今晚难忘的回忆!”

“沙漠珍珠”高山采


  走进马特拉区的阿拉伯市场,记者仿佛置身于一千零一夜的世界。擦身而过的是熙熙攘攘穿着长袍的人群,入目的是琳琅的阿拉伯工艺品,耳朵听到的是喧闹欢快的叫卖声,鼻子闻到的则是充满东方神秘气息的浓浓香味。


  循着缭绕的香气,记者来到一家香料铺前。店主瓦利德热情地起身相迎,并向我介绍香料的品种。“有没有乳香?”记者好奇地问道。“当然有,这是我们店的特色商品”。瓦利德急忙向记者展示一袋袋白色半透明的颗粒。


  瓦利德说,世界上最优质的乳香称为“银香”,出产于阿曼南部佐法尔山脉北端的内格德高原。乳香是从一种其貌不扬的树上刮下来的。这种树低矮多刺,枝桠扭曲,上面挂着些小而皱的叶子。收获的季节从每年的4月到6月,人们用一种叫明戈哈夫的特殊工具小心翼翼地刮去乳香树外层的灰树皮,切口处便会渗出一滴滴白色的树脂。几星期后,树脂凝固成半透明的颗粒,再将它刮下来。一株树每年可刮下10至20公斤的乳香。


  瓦利德的介绍让记者对乳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开始留意起来,结果发现历史上乳香的价值曾等同于黄金,是统治者权力和财富的象征。乳香在古代需求量很大,据古代文献记载,巴比伦巴力神庙每年要用去2.5吨乳香。《圣经》上则说,耶稣诞生时,有3名东方智者献给他黄金、乳香和没药。在漫长的4000年里,乳香贸易一直是阿曼的经济支柱,直到1939年,乳香贸易至少占阿曼出口额的75%。

TOP

乳香还可入药美容


  古人相信乳香的烟雾会把他们的祈祷带入天堂,因此它被广泛应用于宗教祭祀和丧葬仪式等活动中。古埃及人用乳香做防腐剂,1922年,考古学家打开图坦卡蒙法老的墓穴,就发现在一个密封的长颈瓶里,散发出一缕乳香的香气。不可思议的是,这香气已封存了3300多年,仍隐约可闻。


  乳香还有许多实际的功用。千百年来,阿拉伯人用乳香入药,用来帮助消化、治疗心脏和肾脏等疾病。旧时阿拉伯医生出诊时,都要把衣服熏上浓烈的乳香,这样可以消毒。据史料记载,1603至1666年,英国爆发黑死病,夺去无数生命,而香料商却不受瘟疫的侵扰,原因是他们时常接触乳香香精。


  阿曼的佐法尔人很早就用乳香来净化饮用水,当地人还喜欢把乳香当口香糖放在嘴里咀嚼,使口气清新。如今,乳香的芬芳仍飘荡在阿曼城乡的家家户户,使阿曼享有“乳香之邦”的美称,它给淳朴的阿曼人平添了几分高雅的气质。 

TOP

返回列表
我的旅行家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