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岗加曲巴:请给美丽一个拥抱

点击图片翻页

青海格尔木市唐古拉山乡境内的唐古拉山脉储存着大量的固体水,主峰各拉丹冬冰山群有30余座海拔6000米以上的冰峰,延伸出两条大型山谷冰川姜古迪如冰川。冰川尾部的冰舌在融溶作用中形成冰桥、冰草、冰针、冰蘑菇、冰湖、冰钟乳等,构成了最初面积约为八百平方公里的壮丽冰塔林岗加曲巴(藏语意为百雪圣灯)。岗加曲巴常年融化的雪水汇集而成尕尔曲河,从长江的源头汩汩而出成为沱沱河,再悄悄壮大最终成为母亲河长江…… 这长江的由来我只是知道,没有看到。尤其是那片传说中的冰塔林,更是让我没有来由地思念,直到这一天,我们正式踏上朝觐岗加曲巴的旅途。

现代化的车队被游牧民族远远抛在身后 所谓的路不过是前人留下的车辙,而且还掩映在枯草中,这让我们只能在不断的颠簸跳跃中一边用心辨别一边指手画脚:“走这边,不,走那边。”远远看见前车在某处被颠跳而起,马上就得抓牢椅背或扶手,等待同样的被颠,头顶与车顶相差不过几毫米,再重重落回座位。胖昕常在这时一脸同情地看我:“女孩太瘦了也不好,容易被扔出去。” 为了避免追尾,车与车之间距离慢慢拉开,尘土相连,车队变成了一条奋力前冲的土龙,方向直指姜古迪如冰川。 绕过四五座山,跨过各种小河,车队终以蹦跳的姿态进入腹地。眼前忽然辽阔,更远的地方是连绵的雪山。停车休整,司机检查轮胎减震,我们检查阳光花草。脚下一望无际的湿地,水分皆为各拉丹东冰山群融化所致。 一个牧民策马而来,戴着牛仔帽,鼻子以上的部分都隐藏在了阴影中,挥鞭喝马中露出很白的牙齿。我拉着身边的同伴:“快看,黑马白牙的王子来了。”

“你们去那里吗?”他停在我们面前扬起马鞭指向雪山。“对。”“我们也去,帮我们带东西。”他简单直接地要求我们。 可这腹地看似平静,其实暗藏很多小沼泽,我们自己的装备已经太重了,不陷车已是万幸,实在不能帮游牧人带东西了。司机用藏语解释了几句,他随即扬鞭而去。司机跟我们翻译:“他们是游牧民族,天冷了,迁徙到雪山那边去过冬。” 再次启程。自重15吨的装备车招摇地走在最前面,让我们开始不安:这样的地面太容易陷车了,如果装备车陷了……话没出口,装备车果然陷车了。最初仅是右前轮被泥裹住,不到一分钟,沼泽露出狰狞面目,草皮被吞噬,泥水溢出,车辆迅速下沉,右后轮也陷进泥沼。装备车的驾驶舱离地面很高,司机能感觉到车的侧沉,却看不到实际情况。向前向后不断换挡、打轮,企图用前后迂回的方式自救。结果泥浆四溅,车轮飞转,加速给自己挖了更大的坑。我们顾不上是否会有高原反应,用劲力气大喊着:“停!停!”齐声的大喊终于在某个瞬间压过了装备车震耳的机械声,操作停了,车深陷得已经托底,停在那里如同疲惫的困兽。用其他车辆拖,用绞盘绞,用铁锹铲土铺路,用负重增加牵引车的力量……三个小时后,终于成功。我们小心地把坑重新填平,把草皮铺回原处,希望尽量减少对植被的破坏。我们深知,在高原,生物的生长要比平原缓慢、艰难地多。 不远处响起隆隆声,地面有些震动。大群牦牛向雪山的方向小跑而过。几个牧民骑马穿插在牛群中,还有一个骑着摩托车押后。黑马白牙的王子在其中远远看着我们。不到十分钟,几百头牦牛已不见踪影。想着他们还希望我们帮他们带东西,如今却远比我们快多了。令我们骄傲的现代化往往就如此轻易地败给了传统。几个藏民向我们走来,小女孩的眼神还有胆怯和单纯,也只有这罕有人至的地方才能找到这种眼神了。 有人发现一只漂亮的水鸟,从它动作的迟缓判断:它已经快要饿死了。找出肉肠和面包,我们就着河水喂它慢慢吃下,放它在河边,看它一步步走远,希望它能捕到鱼,让自己活下去。河中确实有鱼,在清澈的水中嬉戏,却已少得可怜。各拉丹东曾有很好的食物链,而气候的变化与环保的匮乏让这块净土渐渐走向衰老。

点击图片翻页

TOP

傍晚时分我们停在尕尔曲河畔。它是目前通往长江正源沱沱河源头唐古拉山脉北麓各拉丹东峰的必经之河。眼前的河已宽阔成了一片,且如海水般在傍晚涨潮,此时过河简直就是以卵击石。站在河边,遥想在对面不远处隐匿的冰塔林:它正以融化的形式汹涌在我们身边,阻挡我们的去路,冲击着我们对于明天的期待。 穿越湍急的尕尔曲 清晨帐顶密密麻麻的小冰凌透明如星星。太阳喷薄而出,薄雪迅速被蒸腾,只有远处的雪山依然纯白,召唤我们继续前行。 尕尔曲已不似昨晚汹涌,我们选择了最窄处穿越。首车由最有经验的司机驾驶,在河中迂回试探走“之”字。接近河心时轮毂已完全没入水中。我们的车都没有安装涉水器,一旦首车熄火,意味着一定有人要徒步水中送去钢索。俯身摸了摸冰融形成的河水,冰冷刺骨。所幸首车终于晃晃悠悠趟过了最深处,随着它在一个合适的坡度加速跃上对岸,我们雀跃欢呼。 依次穿越,有辆车明显动力不足,没能冲上那个坡度。好在绞盘车已在对岸。司机走出驾驶舱赤脚踩入河水中固定钢索。不到两分钟牵引成功,但司机的双腿已冻得通红。最后一车严重一些:因在上坡前打轮过晚损失了冲力,滑至我们均未发现的一个更深处。后备厢迅速被灌满了水,加速了整车下沉。顷刻间,有人冲向陷车,有人调整绞盘车方向,有人拽过绞盘索,快速而默契地合作,五分钟左右,车拖上岸。打开后备厢,尕尔曲河水卷着一些重量轻的物品倾泻落地。 尽管以如此的狼狈姿态穿越,我们还是很骄傲:曾有太多人被尕尔曲阻挡而最终无法到达岗加曲巴。

与昨日的烟尘山路、泥泞湿地和今日的尕尔曲穿越相比,随后的无边草地已是康庄大道。藏红花丰厚地在地上拱出无数个圆圆的鼓包,旱獭勤恳地在草甸上掏出无数个深深的小洞,各拉丹东和周围的数十座冰峰越来越清晰,似乎近在眼前。我们曾误认为长江源头应属无人区,毕竟这里平均海拔在5000米以上,空气含氧量是平原的二分之一,水的沸点只有70℃,年平均气温零下4.4℃,四季如冬风声如哨,实在不适合人类生存。可据说各拉丹东冰峰下还有两户牧民,就在距东侧冰川几公里的地方。路经一顶用黑色牦牛毛皮制成的帐篷,旁边高高堆着用做燃料的牛粪,看来游牧民族兄弟打算在这里过冬了。

TOP

徒步向冰塔林进发,一路走来,南边和西边分别是连绵起伏的雪峰,不算宽但流势汹涌的河水由南向北奔腾着,西侧群山下一道冰川绕了一个大弯出现在眼前,冰川的尽头就是岗加曲巴。我们的车最终停在尕尔曲的源头。站在山巅,直线距离八公里以外的冰塔林在阳光中闪烁着莹白的光泽。 格拉丹冬冰山群属山岳冰川,高达六七十米的冰塔一座连一座,高耸林立在山下的地平线上。司机说,几年前的冰塔林更壮观,有的冰洞甚至可以停放一辆卡车。 若驾车穿越,相信行驶不到五个山包就会动力尽殆。我们决定徒步。为了节省体力,再次检查随身装备,最大限度减少负重。“GPS还带吗?”同伴边收相机边问我。看着他沉重的摄影器材,再看看清晰的冰塔林,想想这海拔5400多米、含氧量不到60%的高原地域――“不带了。你背器材,我背食品和水。”

我们换了高筒雨靴,踏入河水,隔着厚厚的橡胶感受河水的冲击与冰凉。河底没有淤泥,大石林立但表面光滑。跌跌撞撞地过了河,换回登山鞋,很快翻过了三四个山包,走入碎石的低谷。脚下是古代冰川消失时留下的遗迹冰碛石,有棱有角,非常难走。偶有水晶石在阳光下璀璨闪烁,初绽的雪莲花告知天下这里是有生命存在的。前方是更高的山包,遮挡住冰塔林不见踪迹。对讲机中传来其他同伴的声音,他们还在陆续过河。我回头看看翻越过的山巅,再看看前面,有点举棋不定:“再翻几座山就到了吧?” 阳光没有预告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漫天的冰凌和雪片。几分钟后大雾腾起,能见度降低至几米之内,四周一片浅白。我们上到了山顶,依然看不到冰塔林。对讲机中传来的声音变得混乱,正在行进的人同样找不到参照物。气压随雾气的浓重变得更低,听到有人边走边说话时粗重的喘息,不禁暗想:高原反应大概离我们也不远了。 雪更大了,能见度只剩两米。想起出发前放在车上的GPS,我们一阵懊恼。只好凭借感觉辨别方向了。跨过两个山包,冰雪流成的河流汇聚山坳。同伴修长的双腿在水间的大石中轻松跳过,然后回头看着我给我鼓劲。我边跳边想:我需要的不是鼓劲,而是变成属于这辽阔高原的、可以轻巧跳跃的羚羊!

已不知是站在第几个山巅,前方仍是一派茫茫。山外的人员不停呼叫,要所有人迅速撤回。我们站在雾中面面相觑:回去,心有不甘且同样没有方向;前进,更是一片未知的茫然。 就在这时,阳光天使一样出现,雾气几分钟内被驱散。“冰塔林!”我们同时伸出手指着山谷,异口同声兴奋地大叫。就在眼前,冰塔林优雅而磅礴地林立着,迎接我们的到来。

TOP

返回列表
我的旅行家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