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追溯历史 迷失的玛雅之城

 

迷失的玛雅之城

 

  我顶着尤卡坦半岛的烈日攀登着巨大的城堡金字塔(Ei Castillo)。几分钟下来便已挥汗如雨,心里特别懊悔为何没有起个大早,赶在气温升高前来完成这一“壮举”。


  我一边爬着石梯一边想,玛雅人不是连铁器都未掌握吗?他们也不懂得使用轮子这样的工具,难道光靠简单的木质工具和肩扛手提就能造出这么宏伟高大的金字塔吗?而且玛雅文明有别于古代美洲的阿兹台克或印加文明 —这两大古文明在其巅峰时都出现过庞大的中央集权帝国,统治着美洲面积广大的地域并拥有庞大的劳动力队伍,而玛雅文明从未产生过统一的帝国,每个小国的人力都很有限,又怎么能建成如此规模的庙宇和圣殿?这里的确有许多发人深省的地方。


  名字的由来


  诸侯割据、小国林立曾是玛雅文明的一大特色。奇琴伊察(Chichen-Itza)便是当时尤卡坦半岛上一座颇具规模的玛雅城邦。通过考古研究我们了解到,在玛雅语中“奇琴”(Chichen)意为“井口”,“伊察”(Itza)则是当时该地居住的一位统治者(一说为族群名)的名字。因此,从字面上解释,奇琴伊察便是“伊察王的井口”。昔日,在缺乏河流湖泊的尤卡坦半岛上,地下暗河系统是玛雅人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源,这些天然的大水井对玛雅人有着非同一般的重要意义。今天,遗址中依旧保留着两口古老的天然井。在那口巨大的圣井(Cenote de los Sacrificions)边一位当地导游告诉我,“伊察王的井口”指的就是这口大天然井,奇琴伊察之名就由这口天然井而来。我不知导游的话是否言出有据,但圣井的庞大规模却在不言中道出了它曾在奇琴伊察人生活中具有的重要地位。

 作为玛雅文明史古典时期规模最大的城邦遗址,奇琴伊察与尤卡坦的其他玛雅遗址不同,这里还保留着大量图台克(Toltec)文化的历史遗迹,因此成为玛雅与图台克文化有机结合的最典型例证。图台克人曾是活动在墨西哥中部地区的一支嗜血好战的部落。考古和历史学家认为,玛雅历史上后来出现的血腥的人牲祭祀、雨蛇神崇拜都是受图台克文化影响。事实上,作为今天奇琴伊察甚至整个尤卡坦半岛玛雅文明标志物的城堡金字塔,都是典型的图台克式建筑而非真正的玛雅式,那些用于祭祀自然神灵的金星平台(Plataforma de Venus)、神鹰和美洲虎平台(Plataforma de Aquilas y Jaguares)刻满了骷髅和尸骨图案的骷髅墙(Tzompantili)以及战士神庙(Templo de los Guerreros)都是玛雅文化与图台克两种文化相结合的产物。但最让我叹为观止的就是战士神庙和环绕的千柱群(Grupo de la Mil Columnas)。若由城堡金字塔顶的制高点眺望,千柱群中那一根根排列密集整齐的石柱犹如整装待发的玛雅武士,庄严肃穆、威风凛凛。近看这些石柱,那些碑状造型的都雕刻着武士的全身人像,细腻逼真、栩栩如生。此外,神庙外墙上也布满了美洲虎和雨蛇神的石雕,神庙顶端那两座玛雅天使查克莫(Chac-mool)的石雕,据信是玛雅人最为崇敬的神明,上天的旨意皆由查克莫传达到人间。因此,鲜血淋漓的献祭相传都是供奉在查克莫的石像上。如果你曾参观过墨西哥著名的图台克遗址图拉,那一定会发现战士神庙和千柱群简直就是图拉在尤卡坦半岛的翻版,图台克文化特色在此彰显无疑。


  玛雅球场


  由金字塔广场往西一拐,就进入了奇琴伊察的大球场(Juego de Pelota)。这座长90米、宽70米的古球场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规模最大的玛雅球场,踢球在这里也有悠久的历史。玛雅的球赛并非体育比赛,它是一项极为庄严的祭奠仪式。据记载,玛雅球赛的双方队员都是锦衣登场。因为很难将粗笨的实心橡胶球踢进球场两侧高墙上小小的石环状“球门”,因此比赛有时会举行数日。失利的一方最后会被作为人牲杀死献给神灵。而我在当地还听到过另一种奇特的说法,称能成为献祭的人牲是玛雅人的一种荣耀,而只有获胜的球队才有成为人牲的资格,因此比赛开始后双方队员都为争当人牲而踊跃争先,最后胜利的一方在铺天盖地的欢呼声中被杀死在球场边的祭台上。每当想到那血淋淋的一幕,这座壮观肃穆的大球场便让我不寒而栗。


  极致的建筑


  位于大球场南侧的天文台(Observatory)是奇琴旧区(Chichen Viejo)中另一座重要的建筑物。与图台克建筑为主的遗址北区相比,旧区的建筑物少了些肃杀,多了玛雅石建筑的精美。未受图台克文化影响的玛雅建筑多保留在这个区域里。然而,造型独特的天文台却是这个玛雅建筑区的一个例外。经过考古工作者多年的研究发现,天文台建筑秉承了独特的图台克风格,他们甚至由此提出了奇琴伊察曾遭受图台克人入侵的假说。

TOP

若想看原汁原味的玛雅建筑,就沿着天文台前的小路前进。不久你就会来到教堂(La Igelesia)和修女院(Edificio de las Monjas)前,它们是奇琴伊察遗址中两座最经典的玛雅古建筑,而其奇怪的欧洲名字也与遗址中的城堡金字塔、天文台一样由西班牙殖民者命名,它们在玛雅时代的名称今天早已无从考证了。“修女院” 是一个颇有规模的建筑群,据信它曾是奇琴伊察的一座宫殿,在建筑造型上是纯正的玛雅切尼斯风格(Chenes Style)。“修女院”的外墙上遍布雕刻精美的雨神面具装饰,它的一处入口更被巧妙地建成了雨神面具上张开的大嘴,玛雅人能将建筑装饰与实用机制的有机结合的天赋,在此充分地表现了出来。而“修女院”建筑群中的金字塔上也留着一个奇特的大口子,是昔日美国人盗宝的物证。19世纪一位美国探险家异想天开地认为这座金字塔里埋藏着黄金,他用炸药破坏了这座金字塔,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近邻的教堂是奇琴伊察遗址中的一座小建筑,但它精美的外墙装饰却受到许多人青睐。教堂是一座典型的玛雅普克式(Puuc)建筑。尽管其室内空间狭小采光也差,但它们华丽异常的外墙装饰却让人流连。其装饰主要都建在建筑物外墙的上部,繁复的建筑物上层装饰会给人以头重脚轻的视觉感。


  玛雅文明是具有高度智慧的古文明,数学上零的概念就由玛雅人发明并运用于实际生活中。玛雅人还拥有与现代历法最为接近的古历法,这归功于他们丰富的天文知识。不仅如此,这个古文明更发明了复杂的文字系统,记录了其重大祭奠活动、天象变化和社会变迁……可惜在西班牙殖民者入侵美洲之后,玛雅文明的经卷典籍被付之一炬,后世研究和考证玛雅文化的线索也就此被切断。


  然而,玛雅文明之光在欧洲殖民者踏足尤卡坦半岛前就已经奄奄一息了。我们无从了解玛雅文明消亡的真正原因。在人类文明的历史长河中,“玛雅”是一道至今没有成功破解的历史谜题。正是因此,玛雅文明就越发显得神秘莫测。许多人甚至将外星文明与其联系在一起,认为许多大型遗迹都曾借助于天外来客的神力才得以建成的。尽管脑子里转着关于玛雅文明的种种,我的脚步却并未减缓,不久我便登上了城堡金字塔的顶端。由此放眼被热带丛林包围的奇琴伊察遗址,俯视眼前那气势宏大的战士神庙、小巧精美的美洲虎神庙和露头于远处绿色林海中的金字塔尖,一切似乎都笼罩在历史之谜的神秘面纱中,唤起人们无限的思古幽情。


  资讯补给站


  地理位置:奇琴伊察遗址位于墨西哥北部尤卡坦半岛,它是美洲玛雅古文明现存最重要的历史遗迹。墨西哥的坎昆(Cancun)和梅里达(Merida)是探访奇琴伊察遗址的最重要中转站,许多国际航班可以直抵上述两地。

TOP

 开放时间:8:00~17:30(冬季至17:00)门票为 80墨西哥比索,一日内有效。从早上开门至11点,这段时间为参观遗址的黄金时间。11点过后许多从坎昆和梅里达发车的“一日游”团抵达,遗址内会出现人潮。星期天参观遗址免费。


  饮食:遗址入口处有餐厅和快餐部,遗址内的其他地方无食物和饮水供应,游人进入遗址前须事先做好准备。


  住宿:奇琴伊察遗址中设有三座旅馆可供游人住宿。


  Hotel Hacienda Chichen  www.yucatanadventures.com.mx


  Hotel Mayaland      www.mayaland.com


  Villas Arqueologicas   www.mayanroutes.com/hotels/chichen/varfactsheet. html


  距奇琴伊察遗址南部一公里的皮斯台镇(Piste)是由奇琴伊察旅游业带动发展起来的一个小镇。这里有许多平价旅馆,镇上也有一些餐馆和商店。


  Piramide Inn和Hotel Chichen Itza是镇上值得推荐的两座旅馆。


  注意事项:遗址中无食物饮水出售,应准备充足的饮食和干粮。当地日照强烈,防晒霜和帽子为旅行必备。遗址面积广大,金字塔等古建可以攀爬,因此鞋一定要合脚舒适,加上当地气候潮湿,一双轻型越野鞋则最为理想。


  遗址中有许多精美的玛雅-图台克浮雕,这些浮雕严禁拓印,违者会被处以重罚。

TOP

返回列表
我的旅行家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