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撒哈拉 当夜幕被狼嚎笼罩

U4271P704DT20100401093128.jpg
2010-4-10 10:26




      如果为地球的荒漠地带拉一个排行榜,那毫无疑问,撒哈拉将以它的荒凉气质和生命禁区的事实在榜单上位列前茅。不过也正因如此,去那里挑战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极限,成为了更多勇敢者的梦想。

      在撒哈拉的晨昏中听野狼呼号

  进入撒哈拉有许多种方式,驾驶四驱越野是最简单的一种。当越野车驶离城市,视野内的民居轮廓很快就被身后荡起的沙尘淹没。虽然黎明的微茫光线还无法把道路看清,可车身的剧烈颠簸已经能感受到沙丘的连绵与庞大。看日出一定要选择一个最高的沙丘之上,全景视野可以让人看清沙丘颜色的迅速变化,从黑到红,再从黄到白,如同被一帧一帧渲染的动画效果。而且这种光线变化还有一种让人肃静的力量,刚刚还喧闹的人声一下子就被镇压下去,天地间只剩下一片沉静。

  与撒哈拉日出的迅疾不同,日落却是一段缓慢的过程。因为只有等到太阳完全陷落后,霞光的红晕才会被蒸腾出来。这通常要持续半个小时,天地间才会完全失去了颜色。露营地距离看日落的地方不远。几个孤立无援的帐篷里摆放着简单的床铺与卧具。把篝火点燃,是远近的唯一光芒,当地人相信这光能驱散邪魔,但在我看来,让野狼不敢靠近才是它的最实用功效。一个人躺在沙地上仰望星空,那仿佛是一张用水晶镶嵌的毯子,披着它,伴着树枝被烧灼产生的噼啪声响,竟然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再次醒来时是被一种类似于女孩哭叫的声音惊醒,突然想起当地朋友说那其实是野狼的嚎叫,心中打了一个冷战,赶紧点上一根火把去找更多的干树枝,随着火势渐旺,远处的狼啸才有所收敛,但仍旧不敢大意。这夜晚在和只闻其声不见其貌的狼群的缠斗中蒸发得十分缓慢。不过现在想来,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撒哈拉之夜更刺激好玩呢?

  进入荒凉的北非峡谷

  其实撒哈拉并不是完全被沙漠覆盖,这里拥有异星球一样的奇特地貌景观,比如位于撒哈拉北部的峡谷地带。通往峡谷的火车浑身被涂上一层红色,这颜色化成曲线在黄色戈壁和白色荒漠间游走扭动,所以这列车还有一个动听的名字——红蜥蜴特快。

  红蜥蜴离开城市穿过几个隧道之后,景象突然变得诡异起来,那分明是把壁立千仞的科罗拉多大峡谷复制到了非洲荒漠。山谷中还有一条溪流,随着河水的流淌,让远远近近的山峦变得灵动起来。本来以为有水的地方就能看到绿色的生命,但这规则显然不适用于盐分含量极高的溪流。其实正是它的流淌,加剧了当地沙土质量的持续恶化也让本就贫瘠的土地变得更加荒凉。如果觉得2个小时的峡谷穿行还不过瘾,还可以自驾到峡谷之颠。此时峡谷像敞开的大门,阳光从门缝泻落,把峡谷间的小溪映映照得如同反射着水银的光芒,让人恍然还以为那里蕴含着宝藏。

  大漠中的地下穴居

  是否还记得星球大战中的塔图因星球,那里荒凉、冷漠、寸草不生,电影中的主角天行者正是在这座星球出生并且长大。天行者在星战电影中的居所在现实中实际是北非土著伯伯尔人的家,他们已在此生息千年,并因地制宜地发展出一套完善居住体系。

  在塔图因附近还有一个叫做马特玛塔的地下村庄。这一带地面排列着大约500多个像陨石坑一样的大洞。洞口四周有护栏围绕,这就是伯伯尔人的地下居所。通常4个人挖两年才能让一个大洞成型。洞口直径大约10米,再向洞壁纵深挖出卧室、厨房等生活居所,通常一个大洞可住五六户人家,这样的建筑结构让沙漠地带也能获得凉爽的舒适体验。

返回列表
我的旅行家社区